叫阿钱。
很有自觉的业界毒瘤。
 

哭出声

banana juice:

我记得他们的很多事情

汪先生的无名里有一个专门放着唐先生的相册,名为「堂宝宝」。刚开始是不知道相册名可以被别人看见才改的名,被发现之后也并没有改回去。每次提到这件事,唐先生总会低头轻笑,然后笑着说汪先生恶心。

汪先生的第一个微博关注原本并不是唐先生。他亲自管理微博后,把唐先生前面的关注全都删掉,直到唐先生变成第一个,再把前面的人关注回去。

而两人各自的服装品牌的微博,也都关注了对方。

汪先生的偶像组合还在上升期的时候接受了很多采访,常常被问到圈内最好的朋友。汪先生从某种层面上来说其实是一个很圆滑的人,之前受过很多苦,才走到当时的地位,不可能不知道这个问题的标准答案应该是组合成员。

可他在这方面倒是有自己的固执。

他无一例外地回答:“唐禹哲。”

这让我想起看过的唐先生的一个访谈节目,主持人问,有没有很讨厌的人?

“汪东城。”唐先生笑起来,“让他别在我车里喷发胶,他老不听,真的很讨厌。”

唐先生发表第一张专辑的时候,在街头办签售会。汪先生事前一声招呼也没打,就上台了。

后来大家才知道,因为两人不是同一个公司,站台这件事,汪先生的公司其实是不同意的,但是他还是去了。

再后来,好几年以后的后来,唐先生出版了一本书,汪先生也去了。那时汪先生重感冒,发着烧,还是顶着笑脸,义无反顾的去了。

有一年,他们一个出书,一个出专辑。

签书会上有饭问汪先生:“如果我买了你的书就没钱买禹哲的专辑怎么办?”

“那就去买专辑。”几乎是毫不迟疑。

然后有的饭真的买了一箱专辑跑去签售会,说因为汪先生说了,不买他的书也要买你的专辑。

“也要买他的书。”

有一年,他们很久没有一起活动。在各自的活动上,大概是和饭聊了起来,说到了唐先生。

汪先生:“帮我跟禹哲说我想他。”

饭真的把话带到唐先生那边:“大东说他想你。”

“我也想他。”

汪先生爱健身,搞了个赛亚人俱乐部,第一个成员就是文弱的唐先生。唐先生陪着汪先生健了一段时间,大多是陪着他玩幼稚的龙珠合体。后来生了一场病,肌肉又缩了回去,也很少出现在赛亚人俱乐部里了。(即使是这样,他们还是共享同一个健身教练。)

后来一个饭让汪先生别再健身了,汪先生笑笑,“我健身是为了保护禹哲啊。”

唐先生发专辑,跑到汪先生的节目里当嘉宾,合唱了一首歌,最后握着手唱出那句「拼了命也要在一起」,我当时一下子就鼻酸了。

还有很多事,以前都是如数家珍一样念着。

比如某年的白色情人节,两人带着各自的妈妈,一家四口(X)跑去香港旅游。回家的机场,汪先生被围住,讲没两句发现唐先生已经走远,就说:“你看我的糖糖都走远了。”

比如几年前汪先生为自己的偶像剧做宣传,莫名其妙又提到唐先生,一旁的师弟不懂,问唐禹哲是谁。

“是我的好兄弟啦。”

昨晚居然久违的梦到了他们,梦到他们决裂,真实得好像以前的一切都是笑话,醒来仍然心有余悸。

有时又觉得以前的那一切,包括那首握着手唱的wake up,才真的像梦。

评论
热度(227)
© QERS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