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阿钱。
很有自觉的冷门选手。
 

【小赵李】当小赵李遇上ABO:关于进一步加强对赵瑞龙同志的烟草管控的通知(三)

*我放弃三章内搞定了,剧情怎么减都减不下来,争取五章完事吧🙈

*ooc是必然的


前情:(前篇)(一)(二)




【小赵李】当小赵李遇上ABO:关于进一步加强对赵瑞龙同志的烟草管控的通知(三)



01
接到赵小惠电话的那会儿,李达康正在省委食堂吃饭,他刚拿起筷子夹了几口菜电话就打了进来,突如其来的振铃吓得他一口西葫芦差点呛在嗓子里。

喝汤把食物顺下去后,看清了来电显示的李达康表示并不是很想接电话。赵家人一个比一个不好对付,赵小惠的难伺候程度仅次于老书记,接了这个电话可能这顿饭都别想好好吃了。

如果不接呢?想起多年前不接赵公子电话后来自赵立春的电话轰炸,李书记撇了撇嘴。

真麻烦。

02
但是吧,当着领导的面,有些话也不好说不是?李达康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对面腮帮子塞的鼓鼓的沙瑞金。哪天打不好,怎么偏偏选他来省委汇报工作的这天。

沙瑞金一直盯着李达康,这会儿见他看向自己,自然知道对方在顾虑什么,就扬了扬拿着半个馒头的那只手,示意他接电话。得到指示的李达康拿起还响个不停的手机一溜小跑出了食堂,留下身后的沙瑞金吃着饭满头问号。

接个电话需要跑这么远吗?话说他刚才好像看到屏幕上隐隐约约有个“赵”字来着。

怕不是他想的那个“赵”?

03
汉东省第二人民医院的单人病房都在住院部顶部的几层,与普通病房楼层过道中的嘈杂不同,宽敞明亮的走廊里只有几个护士安静地快步走过。李达康找到了门口挂着1301编号的病房,推门进来,躺在病床上的人正闭着眼打盹儿,氧气面罩阻隔了浅浅的鼾声,单人病房里只有连在赵瑞龙身上的仪器还在持续不断地发出滴滴的声响。

正是中午阳光灿烂的时候,窗帘被拉上了一半,留下床尾的部分暴露在延展开的光线中,门边的柜子上摆着的一捧百合镀上了层金色的边。李达康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在医院门口买的几个苹果放在了一旁的台子上,放轻脚步走到床边,考虑着要不要把人给叫醒。

他看着阴影中熟睡的赵瑞龙,不自觉地把眼前眼角起了褶的中年男人和记忆里风华正茂的小青年做起了对比。

胖了点儿,原来就婴儿肥的脸上多了点软乎乎的肉,但不难看,反倒让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年轻了些;秃了点儿,小时候这小子就总觉得自己发际线太高,老书记还哄他说大脑门有福气,现在看来,还真是随了他爸头发少的基因,也不知道老书记现在还能不能骗住他这个臭美的宝贝儿子。

还有就是……

床上躺着的人哼了声像是要醒来,却只一声又恢复了平静,皱起眉眼下的黑青和额上的细纹就变得更加明显。

……憔悴了点儿。

04
赵瑞龙悠悠转醒的时候距李达康来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他迷迷糊糊地半睁开眼,就看到了拿了本书坐在一边的李达康。

他暗暗掐了自己一把,疼,真疼。

也是真开心。

05
注意到躺在床上的人醒了,李达康放下手中的书看了过来。他坐在阳光与阴影交界的边缘,修长的腿随意地叠在一起暴露在橙黄色的光芒里,切割齐整的光线刚刚够到他搭在书上的指尖,明亮的空气中像是漂浮着什么细微的东西,被他合上书的动作带动的气流吹得四散开去。

赵瑞龙挪动着靠着床头坐了起来,用没打点滴的手摘下面罩,顺便抹掉了眼底泛滥的一片潮湿。

他多久没见过李哥了来着?虽然李哥一直没直截了当地说明,但他知道他大概是不太想见到自己的,所以吕州一别后他就跑得远远地,后来干脆把公司就搬出省了,这些年也是尽量能不回去就不回去。

怎么这次肯来见他了呢?

赵瑞龙哆嗦着嘴唇叫了声“李哥”,他还不想去思考那些。

06
既然人醒了,就总得说点什么。

这么想着,李达康正要开口就被抢了先。

赵瑞龙半低着头,抿着嘴笑得紧张又小心,说:“李哥,你看看,总让你看见我这个样子,都没给你留下什么好印象。”

“嗯?”

“诶,那不我初二刚认识你的时候,还有后来跟同学打球磕破头的时候嘛。”

还有后来性别分化的时候。赵瑞龙暗自想,他不想提及跟自己的Alpha性别有关任何事。

李达康笑了笑,他并不讨厌回忆起很久之前的那些事,那甚至算是他漫长仕途中难得的愉快记忆。

于是他顺着对方的话接下去。他们说起赵瑞龙初中逃学翻墙摔断的左腿,说起赵瑞龙高一军训时被迫剃的平头,说起赵瑞龙跟同学打架被罚的检讨书。过于生动的回忆仿佛消磨了时间带来的疏离感,一时对话间竟也洋溢着轻松的气氛。

这是赵瑞龙天生的本事,他向来善于在融洽的气氛中带动话题向对自己有利的那一边走,只是这能力他大多用着商场上,是和对手博弈的才用到的技巧,虽然和老爷子唠嗑时也会偶尔使使这种小手段,却还从来没在李达康身上试过。

他打心眼里不想让他李哥看见自己狡猾取巧的那一面,努力想扮演好一个好弟弟的角色,但也不是没不小心暴露过本性。

只是说来讽刺,李达康其实把他的内在本质看到清清楚楚的,所以当初他表白被拒,情急之下释放信息素试图压制对方时,他的好哥哥也只是一脸料到了的表情,冷着脸先一步把他推出了宿舍。

那是必然的。赵瑞龙这么想。

他们两个的交往一直都不在同一个频道上,那种微妙的关系不可能长久的。

07
李哥,我是真的喜欢你啊!

被丢出门的年轻Alpha趴在门板上声嘶力竭地拍着门,酒精和着碳酸饮料的信息素的味道沸腾似地涌动着弥漫开来。

我错了!我不该用威压压你的!我以后不会了!

屁!

门里传来衣架还是什么东西倒下的巨响,稀里哗啦的,却没盖过门里的人颤抖着的训斥。

赵瑞龙我告诉你!我知道你小子是哪种人!你不可能放过Omega这么好利用的工具,有这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现在是强迫我接受你,谁知道以后会不会强迫我给你的生意开后门!?

你想都别想!我是有原则的!!

最后他这么喊。

08
李达康很久没有这般舒心地与人交谈过,对于赵瑞龙带着话题向轻松的方向走的行为也没有反对,反而乐在其中地和对方闲谈着,仿佛对面的是多年未见的故友,而不是撕破了脸的昔日弟弟。

谈到有趣处时李达康浅笑着去摸赵瑞龙光洁的额头:“瑞龙你当时还哭着吵着说头上缝了针会留疤呢,现在看不也好好的?”

然后李达康愣住了。他的手掌还贴着对方微凉的肌肤,赵瑞龙一直半低着头藏着掖着没让他看见的那两包泪就泄了洪。

赵瑞龙自己也没反应过来,慌慌张张地去扯床头的纸巾,不小心动到了手背上埋的针管,针头被带了出来,鲜红的血液争先恐后地往外涌。

“诶诶诶!你别乱动!我叫护士来!”说着李达康赶紧按了床头的呼叫铃,又拉过赵瑞龙的手,抽了几张湿巾按在还冒着血的针眼上,“你这小子就是毛糙!打着针还乱动什么!”

赵瑞龙张了张嘴又闭上,他想说李哥我不小了流点血没什么,又想问李哥你这么担心我我是不是还有希望啊。

但是他不敢,这是好不容易得到的机会,他不想这么快就把他李哥给惹急了气跑了,可以的话他想和他和好,就是只做弟弟也比见不到好。

护士很快就来了。李达康退到了一边看护士替他处理伤口,赵瑞龙脸上还挂着泪,低着头不做言语。细腻敏感的Omega护士察觉到气氛的异常,训了几句后不再吭声,点滴没剩多少赵瑞龙也暂时不想再续,她便很快就退出了房间,剩下两个人犹自沉默着。

“瑞龙啊……”

打破沉默的是李达康带着感慨的叹气。

09
有些事情终究要挑明,再和谐的假象也不能改变其扭曲的本质。

赵瑞龙想,这一刻终是来了。

10
“瑞龙啊,”李达康站在一旁表情有些复杂,“你……你当时是真的喜欢我吗?”

赵瑞龙吸了口气,闭着眼点了点头。

“我是说……你确定是恋人的那种喜欢?”李达康表现地有点不安,“你小时候不是一直想要个哥哥吗?会不会是你搞错了自己的……”

“哥,”赵瑞龙终于抬起头直视他,对于自己的感情被质疑他显得有点恼火,“我是真的喜欢你,恋人的那种喜欢,想跟你睡觉、跟你过一辈子的那种喜欢。”

他换了个姿势,坐到了床边抬着头看他的李哥,语气间染上了点决绝:“我知道你不喜欢Alpha,尤其是我这种没什么自制力还控制欲强的Alpha。但是我是真喜欢你,我也有在努力地改正。你说我只会依靠我爸,我就把公司搬出省了;你说我不干好事儿,我就每年都给政府和慈善机构捐钱;你说我不守规矩,我这么多年不也没干过违法乱纪、丧尽天良的事儿吗。是,我当时是不要脸地压制你了,但是我那真是急糊涂了,我以为你会答应我的,你怎么就拒绝了呢,我……”

“我怕你就那么不要我了呀。”

11
听了赵瑞龙的发言,李达康好久没说话,半晌才幽幽开口。

“那……你现在还喜欢我吗?”

“那当然——啊?”

赵瑞龙一愣。

现在问这个干嘛?

12
“既然现在你也单着,我也单着——”

“要不咱俩谈谈试试?”

tbc


评论(2)
热度(23)
© QERS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