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阿钱。
很有自觉的冷门选手。
 

【小赵李】当小赵李遇上ABO:关于进一步加强对赵瑞龙同志的烟草管控的通知(二)

*李哥掉线
*ooc是必然的


前情:(前篇)(一)




【小赵李】当小赵李遇上ABO:关于进一步加强对赵瑞龙同志的烟草管控的通知(二)



01
看到微信群里三年一次的高中同学聚会通知时,赵瑞龙其实是拒绝的。

刚毕业那几年,大家都还在各自打拼,一群毛头小子分不出个高低上下,聚的人也不多,就是几个玩得特别好的兄弟找个大排档,一边撸串一边灌啤酒,自在得很。后来各种社交软件越来越方便,也不知道谁建了个qq群把能找到的同学都拉了进来,聚会规模一下子从五六个人扩大到了全班。这时期以赵瑞龙为首的几个人生意正搞得风生水起,一下子成了聚会上的焦点人物,熟的、不熟的人都凑过来敬一杯,好是让他过了一把人生赢家的瘾。

现在想想,那大概是赵瑞龙参加聚会最积极的几年。

但好景不长,也不知是从哪一次开始,聚会上的话题向着一个令赵瑞龙头疼的话题展开,并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孩子”。

作为一个四十多岁还没结婚的大龄单身Alpha,他真的一点也不想坐在一群身上带着自己伴侣的信息素的为人父母之中听他们交流育儿经。

尽管有些抗拒,同学聚会还是要去的,毕竟上一次聚会时他就因为公司有事没赶上,这次要是再缺席,可不知道要被小白他们几个怎么埋汰呢。

于是时隔六年,赵瑞龙再一次踏上了阔别已久的汉东的土地。

走出机场大厅,他深深地吸了一口家乡的空气。

——然后就被灌了一鼻子令他魂牵梦绕的烟草味。

02
赵瑞龙觉得自己大概是害了什么病,极有可能是相思病,因为自打他回到汉东,走到哪儿都能闻见一股他李哥的信息素的味道。

起初他还以为是李达康在自己附近,等到冷静下来,才发现这味道并不是一个方向传来的,而似乎是到处都弥漫着,与空气混合在一起,就像是他在金山跟李达康缩在一张小床上的时候,对方信息素的气息包围着他,他几乎要溺死在其中。

认定自己相思过度出现幻觉的赵瑞龙在坐进来接自己去酒店的小白的奔驰车的一瞬间差点哭出来。

“我艹——”被过分浓郁的烟草香撩得全身血液一半冲上头一半向下涌,赵瑞龙扯过一边的抱枕摁在怀里,憋红了一张圆脸,“小白你车里怎么一股……味儿啊!”

坐在驾驶席的白敬源一脸茫然,皱着鼻子闻了闻,然后恍然大悟地一拍方向盘:“你说我喷的古龙水吧!”

“古龙水?”

“哎呀你可真是落伍了,这可是现在流行的爆款呢!”白敬源打开储物箱,从里面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玻璃瓶丢给后座的赵瑞龙,“康雅家的季度新品,同系列还有香氛精油什么的。汉东特供呢,现在满网都是求代购的,你没见过?”

“我又不用,怎么会知道这些东西!”赵瑞龙把香水瓶扔了回去:开玩笑,余味都够他受的了,直接来一瓶是要他命吗!

“哦对了,”白敬源接住被丢回来的古龙水,扭过去似笑非笑地朝打开了车窗猛吸新鲜空气的赵瑞龙挑了挑眉,道:

“康雅是大路集团旗下的一个子公司。大路集团,这个你挺熟吧?”

03
说起王大路这个人,赵瑞龙也不知道自己是讨厌他呢?还是讨厌他呢?还是讨厌他呢?

想当年在金山的时候,他就觉得这个看起来有点惨兮兮的Alpha对他李哥有点别的心思。他阻止不了这俩人在工作时间正常接触,就想尽了办法霸占李达康的私人时间。

可他也不过是趁着假期才来看看他哥的,等他一走,他李哥岂不又要让王大路占了便宜?于是赵瑞龙在某个赖在他哥床上的晚上和李达康交流了一下这个问题,结果被李达康一巴掌瓜在大脑门上:人大路是正经人!你个小屁孩瞎想什么呢!

小屁孩捂着额头犯委屈:哥哥你到底还是不是个以心思细腻著称的Omega啊?

你说易学习一个Beta比较迟钝傻着个脸也就算了,那王大路看着你的眼神那个含情脉脉的呦,你怎么看不出来呢!

04
虽然是情敌,但我买你公司的东西,并不代表我就输给了你。

同学聚会后的第二天就招呼着刚赶来的程度搬空了全京州各个卖场的康雅专柜季度新品的赵瑞龙如是想。

谁让你把产品做成我李哥的味道,你不觉得有什么,我还不想和那么多人分享呢!

05
“哇……龙哥你这……”程度推开房门,一大团烟雾迅速蔓延开来,从门口往里瞅,屋里白茫茫的一片,能见范围不足两米。

压下打119的冲动,犹豫再三后程度还是本着主子在上的原则硬着头皮探进个脑袋喊:“龙哥你少吸点吧!身体要紧啊!”

“……你少管我!”

程度听着自家老板沙哑的嗓音,实在是有点害怕。

自从发现把康雅家的精油滴到烟的滤嘴上就能得到和李达康的信息素几乎一摸一样的味道,赵瑞龙可算是彻底过了把烟瘾。在把酒店的烟雾报警器激活还招来了火警之后,他就带着行李和跟班霸占了白敬源白老板在京州市郊准备出租的一套小公寓,整日浸在浓烟滚滚之中,只有吃饭的时候才一副憔悴的样子坐在餐桌前,对着程度从高档酒店叫的酒菜也是表现得兴趣缺缺。

吸烟整得跟xi毒似的,这样下去要出事儿啊!

程度掂量了下轻重,最后还是咬咬牙拨通了赵二小姐的电话。

06
刚收到程度的报告时,赵小惠的心里是一百个不相信。毕竟在她的印象里,赵瑞龙不是个有烟瘾的人,不仅如此,平时她这弟弟还表现得对烟草这类东西十分抵触,怎么也不可能和程度口中“把烟气当氧气吸”的小烟鬼沾上边。

所以你说赵瑞龙把自己关在屋里玩命吸烟?开玩笑呢吧。

但是程度在电话那边举着三根指头发毒誓,说什么也要她来一趟,还放话说如果二小姐不管,龙哥出了什么事,老书记怪罪下来他可负不起这个责。

赵小惠闻言一挑修得精致的眉毛:这是在拿她爹压她呢?还是在拿她爹压她呢?

她赵小惠是谁啊?那可是赵家出了名的女强人,圈内数一数二手腕强硬的女性Alpha。你程度一个Beta小跟班敢跟她撂这狠话?真是反了天了!

于是赵小惠拎着包就上了北京到京州最近的一次航班:要是信息属实,就算你救主有功;要是敢谎报军情,那你可就摊上大事儿了。

说来也是委屈了程度,他打电话的时候是真被赵瑞龙那阵势给吓着了,才口不择言地冒犯了赵二小姐。不过他倒没让这位姑奶奶白跑一趟,但赵小惠也并没有就此放过他,因为——

赵瑞龙是真的出事儿了。

拍了半天也不见人来开门,赵小惠干脆一脚踹开了房门,却没见着自家弟弟,再一看隐隐约约一个人影蜷着身子缩在地上,差点没把她魂儿给吓出来。

“赵!瑞!!龙!!!”

火冒三丈的赵二小姐冲进了烟海,同时跟在她身后的程度感受到了强烈的职场危机:

糟糕,这饭碗怕是要不保。

事后执意要让程度滚蛋走人的赵小惠拍着桌子表示:天天跟在身边结果连个人都照顾不好,到底要你何用啊!

07
站在赵瑞龙的病床前,赵小惠深深地质疑起了相处四十多年的亲弟弟对家人展示出的那一面的真实性。

平时多贪生怕死的小怂包啊,怎么、怎么就……

“二姐……”氧气面罩下的赵瑞龙弱弱地叫到。

“你还知道我是你姐!”一记眼刀剜过,蔫不拉几的小混蛋躺在床上抖了抖,赵瑞龙正想继续卖惨求饶,却是赵小惠先叹了口气。

她揉了揉弟弟苍白的小圆脸,拉过他没插着输液管的那只手,轻声道:“你还有什么想做的事,说吧,我替你办。”

赵瑞龙瞪着眼看了他二姐一会儿,最后眼睛一眨,几颗委屈吧啦的金豆子掉了下来。

“我想……我想见我李哥。”


tbc.

评论(5)
热度(25)
© QERS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