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阿钱。
很有自觉的冷门选手。
 

【小赵李】围李救赵(一发完)

*又名《如果穿越的是老赵》
*逻辑喂狗,全程无脑
*一切以崽为中心的老赵出没

*硬要说的话,这个大概是《可乐》背景下的老赵

*十分ooc






00

这将是一个赵家父子二人同心、齐力断——啊不,是齐力掰弯李达康的,不那么漫长的故事。

01

挂钟的三根指针叠在一起指向同一个数字,寂静的夜色中突然响起嘈杂的虫鸣,赵立春喘着气从混沌中惊醒,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摸床头的药瓶,却摸了个空。

视觉像是回到了步入老年前的敏锐,黑暗中他看出这不是他在秦城的单人间,疑惑和不安升上心头,他摸索着走到窗前,一把拉开了虚掩的窗帘。

那是他曾最熟悉的夜色,改革开放尚且刚刚起步,霓虹璀璨的盛况只属于率先开放了的深圳珠海等地,眼前的是沉睡在黑夜中的京州的轮廓。

1984年的,京州的轮廓。

02

彻底搞清楚状况是在两天之后,期间赵立春经历了各种各样尴尬的情况,也见到了很多没想到还会再见到的人,例如明明去世了多年却突然活蹦乱跳的老梁头,例如现在一脸乖巧地跟在他身后、眼神里满满都是敬意的李达康。

“……达康,报一下下午的行程。”

“好的赵书记。两点的时候……”

其实把行程记得清清楚楚、单纯想重温一下最欣赏的大秘的工作作风的赵立春心情复杂地背着手往前走。

他大概是穿越了。从2018到1984,从阶下囚到市委书记,他不相信所谓“命运的捉弄”,但这事情太过蹊跷,一时也不敢乱来,只是照着走过了一遍的剧情往下走。

“……对了书记,我通知过小王了,后天跟您一起去苍岩县的材料已经交给他了。”

赵立春一愣,回过头看李达康:“那你去哪儿?”

李达康也一顿,显然没料到会被这么问,沉默两秒后迟疑着开口:

“后天瑞龙不是军训结束么,书记您之前说让我去接他啊。”

03

瑞龙!!他的儿子!!!

赵立春躺在苍岩县咯吱咯吱的小床上辗转难眠,他想他的儿子,他的宝贝儿子。

“……数罪并罚,被依法判处死刑……”

最后的判决在赵立春的脑海中回荡,沉重地敲击着他的每一根神经。他的宝贝儿子在三年前就已经被判了死刑,还是立刻执行。天知道他多艰难才接受了这个事实,还强迫自己把这件事、这个人都淡忘,以至于回到1984年的两天来都没有想起儿子此时还是活着的,不止活着,还活得清清白白的,没人能以任何理由把他从自己的生命里带走。

不成!

他一个打挺坐了起来,靠在床头望着窗外的夜色陷入沉思——丧子之痛且尝一次就足以刻骨铭心,他不能让同样的事再发生一遍。

他要救他的儿子!

04

赵瑞龙高一军训结束回家的第一天夜里,就被他爸叫到了卧室里问话。

“瑞龙啊,”赵立春坐在床头看着靠着墙边的儿子,虽然晒黑了不少、饿瘦了不少,但至少没少胳膊少腿的,还是个结结实实的大活人,内心七十多高龄的老父亲差点要掉下泪来,“军训怎么样啊?有哪儿不舒服吗?累着了没?”

赵瑞龙打了个寒颤:爸今天怎么格外肉麻。

“……还好啊,就是我们班都没几个好看的女同学,太没劲了。”赵瑞龙打着哈哈,目光下意识地向右飘去。

小姑娘好看不好看你真的关心吗?赵立春在心里默默质问。他这次把儿子叫过来就是要把这事儿给说开了,结果这小子居然自己往枪口上撞,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想了一晚上赵立春想明白了,不管他用什么方法替赵瑞龙把事情兜住,都可能有东窗事发的那一天——就算他动用一切手段,甚至是提前解决掉事件的关键人物,也不能保证不会再蹦出来个什么沙井岗、王亮平之类的把他们赵家拉下马。

之前不知道事态会变得这么严重就没有在意,现在知道了后果就不能放任不管。所以,最万无一失的方法,就是让儿子走上正途,这辈子都别去挨那些歪门邪道。

至于怎么让赵瑞龙心甘情愿做个乖宝宝,这事儿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他这个儿子从小是个混世魔王,却也是有异常乖巧懂事的那几年的——就是李达康当他秘书的那几年。

儿子心里那点小九九他摸得门儿清:嗨呀,不就是喜欢人家吗,又觉得乖乖地才配得上他心里的白月光,所以就真的正儿八经了好几年,直到——

——直到被当年的自己棒打了鸳鸯,然后自暴自弃,本性暴露,彻底走了反派路线。

赵立春扶额:合着还是我不对了?按他们这个年代的人的思路,想抱孙子难道还有错吗?

但是活生生的大胖儿子和不知道在哪疙瘩藏着的倒霉孙子到底哪个重要?当然是儿子啊!所以既然跟李达康在一起就能让他崽遵纪守法,那就让他俩在一起好了。

况且就算棒打了不会产崽的这一对,他儿子也跟他硬磕到了四十多岁愣是一个姑娘都没往家里带过。哪儿来的孙子啊?都是不存在的。

既然已经病急了,那就死马当活马医吧。

于是赵立春清了清嗓子:

“别装了,我知道你喜欢李达康。”

赵瑞龙顿时傻了眼,目瞪口呆地用看外星人的眼神看他亲爸,几秒后反应过来成了个熟虾子,晒得不是那么白生生了的皮肤从耳朵尖红到了脖子根,结结巴巴地往墙角里缩:

“爸爸爸!你你你说什么呢!”

05

赵瑞龙曾经不少次在半夜三更想着他李哥的身影自行解决了私人问题之后默默地祈祷,祈祷有一天他能和他亲爱的李哥在一起,祈祷不知道哪位闲着没事路过的神仙能好心帮他一把,助他完成这个凭他一人之力难于上青天的愿望。

他是这么祈祷过没错,但是他真没想到天降神兵,降的居然是他老子。

“……那既然爸你都点头了,我就去跟我哥坦白得了……”

“你给我回来!”

赵立春拎着说着就要往外跑的赵瑞龙的衣服领子把人给拎了回来,不得不说,这个屁大一点、身高都还没窜起来的赵瑞龙除了在他的李大秘面前乖点,其他时候还真的是一如既往的不懂事儿。

但是能一手拽住的儿子真的挺好的,比后来八匹马都拉不回来的坑爹货好多了。赵立春很是喜欢他崽小小一只的这个时候,圆乎乎的、白净净的,除去被军训搞的憔悴了点,真是怎么看怎么顺眼,不知不觉间语气就软了下来。

“你不能就这样跑过去表白啊,再把人达康给吓着了。”赵立春把儿子安置在床边坐着,苦口婆心地跟人讲道理,“你得从长远角度出发,一切以大局为重——你怎么知道达康现在就会接受你呢?革命道路还长着呢。”

“……那我得等到什么时候啊?要是李哥一直不接受怎么办?”赵瑞龙耸拉着眉毛,可别等一辈子都追不到啊,想想都心塞。

“不至于,你就只管该咋样就咋样,好好追就是了。”

看儿子一副没信心的样子,赵立春有点于心不忍——他当然不忍了,他这么宠儿子的人,当初棒打鸳鸯都是打的被追的那一只,追人的那个反倒啥都不知道,连自己爹掺乎进来了都不知情。

本着挂个胡萝卜马儿才跑得快的道理(他儿子才不是驴子,当畜牲也要当英俊的小白马),赵立春努力回忆了一下自己拆鸳鸯是什么时候的事儿,然后拍了拍赵瑞龙的肩膀:“大概再等个一两年吧,到时候再看看李达康怎么想的。”

06

李达康觉得自己的处境真是十分艰难:

领导的儿子想泡我,领导本人还跟着一起瞎掺和,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哥哥诶。”

“嗯,干嘛?”

赵瑞龙刷题刷烦了,趴在桌子上睁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写赵立春的发言稿,一双小白手在他腿上捏过来揉过去,美其名曰“给哥哥按摩”。赵瑞龙在他没什么肉的腿上又摸了两把,就收回了手:“你好瘦啊,都没手感。”

你摸我我就不说什么了,怎么你还有意见了?

“腰上也一点肉都没有。”

李达康写不下去了。赵瑞龙从侧面搂着他的腰,把下巴搁在他肩膀上。

这让他怎么写?

“达康啊,明天的发言……”赵立春的声音伴随着推门声传来,话说了个开头就戛然而止,紧接着门被轻轻关上,只留下淡淡的一句“诶我是不是忘拿晚报了”被隔离在门的那边。

……演技太差了,爸/书记。

07

“我跟你说了不成!不成就是不成!”赵立春握着电话恨不得把那头的混账小子揪出来暴打一顿,“别想着和那什么杜伯仲搞生意!想都不要想!”

赵瑞龙把手机拿得离耳朵远了一点,等声音小了才又凑近:“哎呦爸,我不就和你说说刚才投资商吃饭的时候席上有这么个人嘛,我是跟朋友去蹭饭的,也没说就要跟他做生意啊。怎么,你认识啊?”

他揉了揉耳朵,语气里透着分委屈:“那人看着就奸得很,我李哥肯定不喜欢我跟那种人合作,再说又不是没别的生意可干了。虽然他提出的那个美食城项目挺诱人的吧……”

赵立春觉得自己血压肯定又上去了,他现在有点头晕:“屁的美食城!赵瑞龙我告诉你你想都不要想!”

“爸你急个什么啊,我的生意都不在汉东,他杜伯仲搞美食城是要在吕州搞,和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好吧。哎呀李哥回来了,先挂了啊。”

赵瑞龙把手机揣进兜里,坐在宿舍门口的台阶上朝着正上楼梯的人招手:“哥~我忘带钥匙了~”

“怎么这么粗心啊?那我今天要是不回来你准备怎么办。”

“那我就坐门口哭一宿,让全院都知道你夜不归宿。”

“嘿你个小混蛋!”

08

赵立春盯着被挂断的电话半天说不出句话。

还知道别人长得一脸奸相,那上一次你怎么就跟那群妖魔鬼怪混到一块儿去了呢?

罢了罢了,现在这样就好。李达康上一次看透他赵家内里腐坏不愿上他这船,这回他们家干干净净的,也不需要拉什么帮结什么派了,自然就不存在谁切割谁的问题。赵瑞龙依然选择了从商,但在李达康的要求下把生意都放在了外省,平时全国各地到处跑,没有他的帮助也把公司经营得有模有样。

唯一需要他操心的,就是拦住要给“单身”青年李达康找对象的一众吃瓜干部,并及时化解组织对其施加的名为“催婚”的压力。

舍近求远,围点打援。他这出围魏救赵,唱得是真的好。

连他自己都想给自己鼓鼓掌了。


END

评论(14)
热度(32)
© QERS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