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阿钱。
很有自觉的冷门选手。
 

【小赵李】当小赵李遇上ABO:关于进一步加强对赵瑞龙同志的烟草管控的通知(一)

*abo设定

*跟上一篇abo同背景

*考试考到思维枯竭了,明天二测,就自我放飞一下,考完再补完

*he,虽然小赵现在很衰,但还是he

*ooc是必然的





【小赵李】当小赵李遇上ABO:关于进一步加强对赵瑞龙同志的烟草管控的通知(一)



01
赵瑞龙第一次背着大人偷偷抽烟是在高中一年级,那烟是从他爸扔在茶几上的烟盒里摸来的,一共三根,用草稿纸包起来宝贝似的藏在书包隔层里,和同桌小白逃学出来玩的时候两个人缩在小胡同里做贼一样点上,满怀激动地深吸一口,然后蹲在地上被呛得咳出了眼泪。

——烟真不是个好玩意儿。

缓过来劲的赵瑞龙如是想,恶狠狠地把剩下的烟扔在地上,踩巴踩巴就拉着小白去游戏厅玩了。

02
然而已经分化了性别的成年人的嗅觉总是很好,所以虽然赵瑞龙真的只抽了一口,晚上来接他的李达康还是在他进入自己半径两米之内的瞬间就皱起了眉。

“瑞龙,你抽烟了?”

赵瑞龙心说不妙,急中生智,表现得委屈又无辜,痛心疾首中还掺杂着一丝丝我见犹怜:

“……我没有啊哥哥,是小白!小白从他家偷拿出来的,他非要尝个新鲜,我拦不住啊!”

说着他伸手一指不远处独自回家的同桌的背影。

小白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叫他就扭过来看了眼,一眼瞅见赵公子那副嘴脸和身边站着的人立马就了解了情况:

——好你个赵瑞龙,这是要我顶锅啊!

然而赵公子他可惹不起,总不能为了自己一时的清白被这位小爷记恨上,于是他瞪了还在装乖宝宝的赵瑞龙一眼,紧了紧背上的黑锅啊不书包,回过头一溜烟地跑了。

——忍辱负重啊忍辱负重,大不了改天让赵公子把之前跟他关系好的女生都介绍给我。

——反正他赵瑞龙不是说自己已经有了心上人,要一心一意追求人家嘛,好端端的资源也不能浪费了是不?

03
但赵瑞龙的心上人并不买账。

“……唬谁啊,这么重的味儿,也就你们小孩儿闻不出来,”李达康斜眼看着还想装下去的赵瑞龙,无情地捅破了他的谎言,“回去让书记闻见了还得罚你面壁思过。”

赵瑞龙闻言打了个颤。

俗话说的好,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在那个年代做父母的管孩子时动动手其实都是家常便饭,例如赵瑞龙的一众狐朋狗友,每次逃课被抓通知家长后,轻则三天之内落不得座,重则十天半个月都不敢迈大步子走路。

都是让家长打的。

然而赵瑞龙不一样,他有个护崽护得跟老母鸡一样的爹,他是个小白菜。

歌词怎么唱得来着?

小白菜哦,哩哩黄诶,三两岁哦,死了娘诶。

相比之下赵瑞龙还要更惨一点。他娘身体一直都比较虚,生他的时候难产,赵家的大胖小子刚一落地她就撒手人寰。当时还是京州市市委书记的改革先锋赵立春四处调研忙得团团转,一个没招呼住,回来家里就只剩下了两个黄毛丫头和襁褓里的小儿子。

赵立春对此十分愧疚,深觉是自己对不住自己的结发妻子,这份感情像是野草一般在无数个孤独一人的夜里疯狂生长,他也越发溺爱在他看来这场变故的最大受害者。

谁啊?赵瑞龙呗。

所以对尚在上学的、从小到大没挨过一顿打的、娇生惯养的赵瑞龙来说,罚站,就是最重的惩罚。

04
“……哥哥,我就抽了一口!真的!”

赵瑞龙一把抱住李达康的脖子:“好哥哥,我知道你不会见死不救的!我再也不敢了!”

李达康突然被来了这么一下差点没站稳倒下去,但身上挂着个小祖宗,硬撑也得撑着。所幸赵瑞龙没真的整个熊扑过来,两个人晃了晃就稳住了步子。

“至于吗?罚个站跟要扒了你的皮一样。”李达康伸手把小考拉扒拉下来,整了整被弄乱的领子。赵瑞龙这小子大毛病暂且看不出来,小毛病真是一大堆,娇气就是其中一项。

但好歹是自己天天提溜来提溜去的,人家那么多声“哥哥”也不是白叫的,于是他想了想,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递给赵瑞龙。

“穿着。”

05
李达康的信息素是烟草味的。

不同于市面上常见的香烟有些呛鼻的焦油气味,那是一种淡雅飘逸又绵长醇和的味道,是珍贵到了极点的奢侈品才有的悠远气息。

赵瑞龙后来在外地创业的那几年里,偶然间知道了烟草在古代又被称作“返魂香”,被认为有能使人起死回生的功效,算得上是一味药材。

屁。

赵瑞龙对此不置可否。

明明是把我的魂都勾走了,还还魂呢?都是屁。

06
初春的气温升得快降得也快,赵瑞龙上学时只套了件衬衣就风风火火地跑出了门,结果太阳一下山温度就又降了下来,他虽然不觉得有多冷,但小风一吹毕竟还是渗着几分寒意,此时裹着他李哥的外套便倍感温暖。

这可是李哥的外套啊!

赵瑞龙故意慢下步子落在李达康的后面,在对方看不见的地方把下半张脸藏进拉起来的衣领里,一脸享受地沉浸在他尚且闻不分明、却依稀能分辨出属于他李哥的信息素之中。

李达康在前面走着,不时回过头来看他一眼,赵瑞龙总能察觉出对方回头前的微动作,就每每赶在那人看过来之前收起沉醉的表情,无辜地朝人眨眨眼。走到一号楼附近的时候李达康停下来,对他说:“一会儿你什么也别多说,书记不会发觉的。”

但是哥哥你不是说就我们未成年的闻不出来吗?赵瑞龙心里有点打鼓,并不知道自己身上那点本就不重的烟味全都被李达康那厚重的烟草香盖了下去,可他李哥都这么说了,他自然是相信的。

“还有,以后别吸烟了,你还小,对身体不好。”

“好的,哥哥。”

07
后来很多认识赵瑞龙的人都觉得赵瑞龙是个混蛋,一个不守规矩、不按套路出牌的混蛋。

他酗酒、滥交,私生活乱得花边小报都搞不清他又和谁谁谁发生了关系;他阴险、狡猾,一本正经地以“兵不厌诈”为由,从不忌讳用各种下三滥的擦边球手段和对手打商业战。

但他似乎还是有点底线的。

举个例子,虽然不断地在违法乱纪的边缘试探,但他却始终没越过那条不能跨越的线。举个例子,圈内所有人都知道赵瑞龙不碰烟,甚至到了酒席上有人当着他的面抽都要在心里记上一笔回来报复人家的地步。

所以,赵瑞龙可能还是有救的,是吧?

08
有救个大头鬼。

又是一个喝高了的夜,赵瑞龙从凌乱的床上挣扎着爬起来,在随身带着的皮包夹层里翻出个小木盒,精致的包装彰显出其价格的不菲,他打开盒子把里面的东西倒在被他清出一小片空的床单上,以一个醉鬼能做到的最小心翼翼的动作把它们摆成整齐的一列。

“龙哥,原来你吸烟的啊?”叫不出名的女性Omega裹着酒店洁白的浴衣凑过来,伸出白嫩的小手想拿一支,被赵瑞龙毫不怜香惜玉地拍开。

“别碰,这可是限量的。”

三支,还剩三支。赵瑞龙恋恋不舍地把它们收回去,盖好盒子又自暴自弃般地打开一条缝趴在上面猛吸了一口气。富有如他,即使是最贵的烟对他来说也不过是小数目,但这种限量版的东西能找到多少是多少,再多他也强求不来。

但这是最接近李哥的气味了呀。他叹了口气,把小木盒小心地收回了包里。

他才不是不抽烟,只是口味被某个人养刁了,就受不了次品不入流的味道了。

至于其他人,呵,他不能抽烟,那其他人也都别想抽。




tbc.

评论(2)
热度(31)
© QERS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