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阿钱。
很有自觉的冷门选手。
 

【小赵李】当小赵李遇上ABO:当你分化成了Alpha而你的心上人是个Omega(一发完)

*你钱学习学坏了脑子,思维无限跑偏,只能码点纯娱乐无脑小段子了

*abo有私设,私设18岁分化abo性别,社会正大力推进ao平权法案

*可能还会有同系列后续,也可能没有,全看你钱脑子到底烧坏了多少x

*ooc是必然的







【小赵李】当小赵李遇上ABO:当你分化成了Alpha而你的心上人是个Omega(一发完)





病房门被推开的时候,赵瑞龙正靠在床头捧着刘妈送来的鸡汤一小口一小口地嘬着,听到门打开的声音他汤也不喝了,举着个碗把脸躲在后面,露出两只大眼睛看着赵立春大步流星走进来,身后跟着一路小跑赶上来的李达康。

赵立春脱下身上的外套挂在床尾,把手捂在赵瑞龙蒙着层细汗的脑门上,皱眉道:“不是说烧退了吗,怎么还这么热。”

赵瑞龙抽了抽鼻子。这分化了性别连嗅觉都变灵敏了,他爹一进屋他就闻到了一股子胚土的潮湿混着浓厚而深沉的酒香,可算知道他爹资料上写的“酒窖味”是个什么味了。

“爸,你刚从外面进来手凉,我烧真退了。”赵瑞龙甩了甩头,连续高烧烧得他嗓子有点哑,头还晕晕的,但好在分化的结果他还算满意,这罪也就算没白遭,“是Alpha,其他的检查结果还没出来。”

“好,好。”

以赵立春的身份说出过于重A轻O的话影响实在不好,只能欣慰地拍了拍儿子的背,脚步轻快地转身出门去找医生问详细的情况去了。本想跟上去的李达康被心情正好的赵立春留在了病房,他站在门口看着赵立春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反手关上门进了屋,杵在门口看向一见他爹走了就把碗一放、眼巴巴地望着自己的小Alpha。


“哥——”赵瑞龙拖着腔朝他伸出双臂,眨巴着眼笑得像只偷腥的猫,“我头疼,抱。”

“头疼抱抱就好了?你把我当灵丹妙药啊?”这么说着李达康还是走到了床边,由着赵瑞龙的两只手臂圈上来,手在对方出了汗还有些潮的病服背上一下下地拍着,“现在的小孩儿怎么分化个性别麻烦得跟生孩子似的,还住院。我们那会儿都是烧一桶洗澡水往里一蹲,过不了半天就完事儿了,出来就继续帮家里干活,跟没事儿一样。”

赵瑞龙见自己被比成了生小孩儿有点不高兴,脸埋在李达康怀里把脑门上的汗全蹭到了人家的衣服上,闷闷地反击:“哥哥,我是Alpha,要生也是你给我生。”

“呵,给你生?你想的美吧。”把在胸前蹭个没完的大脑袋揪出来,李达康揉着赵瑞龙因为发烧而粉扑扑的脸蛋,“诶,怎么就成了个Alpha。”

“哥哥,这不是挺好的吗?”

你是Omega我是Alpha,刚好凑一对,这就是天意啊哥哥。赵瑞龙仰着脸在心里补充。

“好什么好,”李达康撇了撇嘴,“Alpha有什么好,自大狂妄还一个个都是控制狂……要我说,还是Beta好。”

“哥,你这是偏见。”赵瑞龙耸拉着眉毛卖可怜,他李哥对Alpha有成见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别过来的,继续这个话题对他只有弊没有利,“不说这个。哥,你闻闻我是什么味儿的。”

说着他就把病服头两个扣子一解,勾着头大大方方地把脖子后面那块腺体密集的皮肤露出来。

李达康低下头吸了两下鼻子。

“没什么味儿啊。瑞龙你不会是不行吧。”


晴天霹雳,五雷轰顶。


“哥哥哥你别瞎说!”赵瑞龙急了,往前挪了挪坐在床沿,全身发力想把握住释放信息素的感觉,“肯定是我刚分化还不明显!我怎么可能不行!”

一分钟过去了。

两分钟过去了。

李达康抱着胳膊倚在墙边,看着憋红了一张脸还在使劲的赵瑞龙没忍住笑出了声:“瑞龙,还是不行啊,你这Alpha当的够无公害的啊。”


有句话说得好,狗急了会跳墙,兔子急了会咬人,这人要是不激一激还真是不知道自己有多大潜力。

李达康调笑的话话音刚落,就觉得呼吸一滞,一股无形的压力充斥了周围,双腿顿时没了力气,整个人像是被抽了骨头一样靠着墙软软地滑落在地。

……卧槽!被年轻Alpha全力以赴的强烈威压吓到的李达康反应过来,空气中弥漫着陌生的碳酸饮料和着甘醇的葡萄酒的味道。

猝不及防被灌了一鼻子Alpha信息素,一股热流从小腹升起,他心中警铃大作:再这样下去发情期要提前了!

“瑞、瑞龙!”

那边赵瑞龙还在闭着眼睛使劲儿,根本没意识到自己闯了祸,睁开眼就看到李达康瘫在地上,也慌了。

“哥哥你咋了!”

“你的信息素!”

“信息素咋了!”

“赶紧收了!收了!”

“好……怎、怎么收?”

李达康两眼一黑想晕过去,这都什么事儿啊,他是哪根筋不对才会刺激这个要面子的小屁孩!

现在好了!发情了他可不敢保证赵瑞龙能抵抗住诱惑不把他给办了——

不,应该说,赵瑞龙肯定会把他给办了,煮好还送到嘴边的鸭子哪有不吃的道理。


单人病房里一片混乱。


还好赵立春回来得及时,一开门就看到自家儿子被提前发情的自家大秘刺激得红了眼,赶紧叫来了经验丰富的护士长处理情况。分化科常发生刚分化性别的年轻人控制不住信息素暴动的事,一个呼叫立马来了两个人高马大的Beta警卫把拼命挣扎的赵瑞龙按在了地上。


一针安定剂打下去,刚才还嗷嗷叫的赵瑞龙就不叫唤了;又是一针抑制剂打下去,发了情脑子一盆浆糊的李达康也清醒了。

在李达康看来,是赵书记拯救了被按在床上差点扒了裤子的自己,他感动得热泪盈眶,攥着赵书记的手说,书记,多亏有你啊。

赵立春没表现出来一点内心深处强烈的遗憾,握着本来都要到手却被自己整没了的儿媳妇的手一脸的大义凌然,没什么,这是我该做的,达康你以后自己也要多注意啊,怎么发情期到了都不知道。


还在墙角罚站的赵瑞龙切了一声,早不回晚不回,好事儿都被你搅黄了,就这还想抱孙子呢,我给你买个西瓜抱着吧!



END……?

评论(8)
热度(52)
© QERS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