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阿钱。
很有自觉的冷门选手。
 

【小赵李】春联(一发完)

*和《可乐》是一个背景,算是从达康的角度看同一段感情


*依然酸酸酸


*ooc属于我








01
李达康已经习惯了一个人过年,机关单位发的年货装在后备箱里拉到家门口,小金和司机小刘合力帮他抬进客厅,这过年需要的东西就算是准备齐全,剩下的就是在慰问群众回来之后打开微波炉热一热吃了,和平时没什么区别。

就这从食堂带回来的馒头,李达康两口吃完了一片梅菜扣肉,油腻的口感在嘴中挥之不去,他起身去倒水却发现暖瓶是空的,转了一圈最后只找到冰箱里不知什么时候剩下的小半瓶可乐,晃了晃没什么反应,好像放得太久已经跑了气,没的选只好打开硬着头皮喝了一口,结果入口就是一股怪味,果然是变了质,他只好吐掉嘴里的东西,打开水龙头漱口。

到底是什么时候剩下的?

皱着眉翻过瓶子看生产日期,时间显示是三年前,他想了想,一点头绪都没有。

02
王大路来的这天是腊月二十八,往常他都要年后的几天才来看看这位独自一人的老友,但今年他临时有事要出国,才赶在走的前一天过来。

李达康早上刚贴好了春联,浆糊还摆在门边没来得及收。房子的主人给客人找拖鞋去了,客人就自个儿杵在门口抬头看那对新贴上的对子。

春满人间欢歌阵阵,福临大地喜气洋洋。

联子是手写的,毛笔蘸了墨,在镶金色亮片的红纸上龙飞凤舞。王大路心想达康不可能有这种闲情雅致,一问,果然是别人给的。

好像是养老院里哪个练书法的老人写了一大沓子,院里发了个遍还剩下很多,正愁没处送,恰赶上李达康去探望养老院的老人家,就被塞了一副。刚好他忘了买,单位发的那副被他不小心整丢了,懒得叫小金再去领一套,李省长干脆就把这副贴了起来。

王大路自学过一阵子毛笔字,也在拍卖会上收过几副书法作品,就搓着下巴评价:“字太柔和,下笔过于婉转,缺了几分力道。字如其人,写春联的这位老人家应该挺温和的。”

李达康没听他胡诌,摆出不满意的表情:“大路,我怎么就不能自己写春联了?告诉你,我当年的毛笔字写得漂亮着呢!”

“好好好,达康,是我说错了,”王大路一看见李达康挑眉看他就犯怂,赶紧换上拖鞋推着人进屋,“我一会儿自罚三杯,好不好?”

03
李达康真的写过春联,但那都是不知多少年前的事了。只记得大概是哪年临近过年时他和欧阳菁不知为什么大吵了一架,妻子一气之下带着佳佳回了娘家,他心想刚好双方都需要冷静一下,就没去追,准备自己在京州过个年。赵瑞龙不知道怎么得知了这件事,要死要活地在二十八这天晚上把他从只有他自己的家里挖了出来,直接拖着他到了省委宿舍一号楼。

被推进门时赵立春正在一楼摆了张桌子写福字,见他进来便回头笑了笑,手下的动作丝毫没停。

李达康松了口气,也是,赵瑞龙怎么敢真的不告诉赵立春就把他拉来呢。既来之则安之,他撸起袖子到厨房帮忙去了,赵瑞龙剥了个橘子在他旁边看热闹,一会儿往他嘴里塞一瓣,甜丝丝的,他也就没拒绝。

差不多收拾完了的时候李达康走进客厅,写字的人已经换成了赵瑞龙,拿了支毛笔在纸上胡乱涂着,走近了一看原来是在写对联。

赵瑞龙没怎么练过书法,硬笔写字尚且凑合,软笔就真的不行了。但他自己显然不这么觉得,没等墨干透就急着把一副对联举起来给他看,特骄傲地问他,哥哥,我写得是不是特别好。

占天时地利人和,取九州四海财宝。

终于辨认出来赵瑞龙的鬼画符的李达康哭笑不得,这小孩儿高中还没毕业呢就满脑子钱钱钱了,还“取九州四海财宝”,多大胃口啊。

好什么好,就会瞎闹,达康,你也写一副,瑞龙说你家还没换,刚好回去贴上。赵立春背着手从楼上走下来,笑得和蔼。

李达康这才想起来自己家连对联都还没贴的事实,暗笑自己过的是什么日子。赵瑞龙把笔塞到他手里,他思索一番,蘸了墨在鲜艳的红纸上写下几个大字。

赵瑞龙看着他顿挫有力的字体在一旁拍手叫好,哥哥写的就是好!然后看了看自己那副,撇着嘴凑到李达康后边,揉着他肩膀哼唧,哥哥你教我写毛笔字吧,我爸都没时间教我。

他笑着没说话,厨房里飘出了饭菜的香气,赵瑞龙暖和和的手在他肩头揉着,他面前摆着他刚写好的对子,红底黑字写着他对未来的期望。一瞬间李达康感到温馨,下一秒他反应过来又觉得好笑。

大过年的老婆带着女儿跑回娘家了,他一个大秘被领导的宝贝儿子拽进人家家里,居然还觉得温馨,可不就是好笑吗。

刚好饭做好了,帮忙的刘妈摆好了菜,叫他们来吃饭,赵瑞龙的两个姐姐也从楼上下来,在餐桌前坐下。李达康跟赵家的两位千金不熟,正不知道该坐哪儿,赵瑞龙就把他拉到了自己身边,揽着他背笑嘻嘻地说哥哥你跟我坐呀,我给你夹好吃的。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对着斜对角一脸惊奇的两位千金笑了笑,心里又好气又好笑,想这小子真是乱来,在他们家一家人面前也不知道收敛点。

真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喜欢他。

吃完饭天也晚了,他不好再打扰别人一家团圆,婉言拒绝了赵瑞龙的挽留,把自己写的那副春联折两折装进包里,回家揭下去年的旧联,熬了点浆子刷在门头上,换上了欧阳从单位领回来放在书房的新联,他手写的那副最后也不知道塞到了哪里。

当时写的什么来着?

叫来代驾送走了王大路的李达康没直接回屋,仰着脑袋看自己门口这副。他喝了不少酒,有点晕晕的,眯起眼看还是看不太清楚。

记不得了。

04
李达康知道赵瑞龙喜欢他。

小时候他家里穷,父母也忙,没多少机会感受来自父母的爱;后来他随着亲戚出来上学,寄人篱下的滋味更不好受;好不容易结了婚,欧阳菁的少女心和公主脾气让他只能成为付出关爱的那一方。

他感受到的别人的关心和照顾太少了,所以来自赵瑞龙的那份独特的关怀他自然会发觉。

赵瑞龙不是一开始就叫他哥哥的,起初他对待李达康的态度就像对待他爸过去的每一任秘书、司机或是其他什么下属,使唤起人来随便的很,仿佛他才是省委书记赵立春。那时候李达康反倒没把这小魔王放在心上,只当他就是个“领导的孩子”,而他自己不过是“帮领导带孩子的大秘”,赵瑞龙爱是什么态度就什么态度,并不妨碍他完成这项额外的任务。

对感情上的这些事李达康向来有些迟钝,可能是因为他把心思都花在了工作上,也可能他那唯一的一点感性细胞都给了欧阳菁。但迟钝不代表毫无感觉,虽然他没能理解事情是怎么发展成这样的,但后来赵瑞龙对待别人和对待他的态度天差地别,再发觉不了就是脑子进了水。

赵瑞龙动不动就要拉着他的手的时候,他只当对方毕竟还是个孩子,对成人有所依赖纯属正常。

赵瑞龙换着花样塞给他各种好吃的的时候,他也全当对方良心发现,终于知道他一边工作一边带他这个小混球不容易。

赵瑞龙在他留宿赵家时硬是挤到他床上,手脚并用地抱着他还满意地直哼哼的时候,李达康安慰自己是这小子睡迷糊了。

赵瑞龙大年三十晚上守完夜带着一身酒气敲开他家门的时候他还抱着最后一丝侥幸心理,但人家哭得稀里哗啦的搂着他的腰,委委屈屈地喊他“哥哥、哥哥”。这一哭二闹都齐了,就差上个吊逼他就范,他只能面对现实。

安抚性地拍拍哭得直打嗝的人的背,他在心里抱怨立春书记怎么能让小孩儿喝酒呢。他问瑞龙你怎么半夜跑出来了,小孩儿哭岔了气,没顾得上回答他,就是一个劲儿地叫他。

李达康当然知道赵瑞龙喜欢他。

只是他装得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05
被这么一个公子哥喜欢,说不上是受宠若惊,但也让李达康纠结了很长时间。

二十岁出头的赵瑞龙还没有发福,他本来长得就不丑,浓眉大眼大脑门,皮肤白净净的,个子也不算低,妥妥的中国传统式小生。这样的长相,再加上赵家的背景,喜欢赵瑞龙的女孩子自然不在少数,李达康刚开始接送他时就发现每隔几天陪他出来的小姑娘都会换一个,小半个学期过去居然都不带重样的。

结果后来就没有小姑娘陪赵瑞龙了,李达康当时问起这件事,不知什么时候起开始花各种心思讨好他的赵瑞龙就把眉毛一耸拉,抱着他的胳膊装可怜,哥哥,她们都不要我了,我好可怜啊,不然哥哥你要我吧。

李达康抖抖胳膊挣开他,说肯定是你欺负人家小姑娘,名声太差,才没人敢喜欢你。

这么说着的时候他就在心里想,拉倒吧,光凭你爹的身份就不会缺人找上你,十有八九是你小子把人家小姑娘都甩了吧。

你图个什么呢?

你一个省委书记的宝贝独苗苗,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只要自己不走歪,前途无限光明;还生得顺眼,溺死人的甜言蜜语说来就来,只要你想,左拥右抱都不会是问题。

这样的一个人来喜欢他一个干巴巴的穷秘书,还是个男的,到底图个什么呢?

06
后来李达康想明白了,赵瑞龙这种人就是标准的享乐主义者,只管今天开心去他的明天怎样的那种,喜欢他估计就是一时起兴,人家也没想过要跟他过一辈子这种事。

他释然了,彻底把赵瑞龙的那些小动作当成透明的,对对方一次比一次露骨的示好也不拒绝也不接受。

当时他给自己找的理由是,接受是肯定不行的了,但赵瑞龙好歹是赵立春的儿子,把人家惹急了跑去告个状,他就得吃不了兜着走,还不如当不知道呢。

说是这么说,李达康不得不承认,和赵瑞龙相处的那段日子,他也是乐在其中——赵瑞龙是被宠大的,现在换他来宠别人,他自然知道怎么宠来得更让人舒服。

夸人哄人的甜言蜜语都是最基础的,亲密又不至于下流的身体接触更少不得,没事儿再送点稀奇的玩意儿当小礼物……赵瑞龙在追人这方面情商高的不得了,玩得一套一套的。李达康想,他一个成年男性都差点没招架住,要是换成个小姑娘肯定早就被他给绕进去了。

都说他铁石心肠,但谁说铁石心肠就暖不热呢。

只是铁石热得快凉得也快。他享受赵瑞龙的优待悠然自在,人家爹却不乐意自家儿子给一秘书鞍前马后,老书记绵里藏针地发了话,他就知趣地和被蒙在鼓里的赵瑞龙拉开了距离。说他薄情寡义也好,说他白眼狼也罢,那些过去的情谊好像真的随着距离和时间都消散了,后来再对着赵瑞龙,他努力回忆也找不回一点儿曾经的感觉。

所以创业屡屡不顺的赵瑞龙带着美食城的项目书兴冲冲地来找他时,他一点迂回的余地也没给留,把资料拍在桌子上,说,赵总,这个项目我不能批,也不会批。

赵瑞龙像个被扎了一针的气球,脸色难看地想去握他的手。

哥哥,我之前创业赔了不少,就指望这个项目赚回来了。

他挥手躲开,退到桌子后面,语重心长地说,赵总,吕州人民可就只有这一个月牙湖啊。

最后赵瑞龙带着原封未动的礼品灰溜溜地回去了,他挡了人家的财路被贬林城,但终究靠着自己的力量又爬了上来。风水轮流转,后来赵家也倒了,却倒得彻彻底底,再也没站起来。

07
大年初一这天李省长要下基层慰问人民群众,本是回头告别送他出门的一线工人家属的李省长扭过头,却看到了这户人家门口新贴的对联。

迎新春江山锦绣,辞旧岁事泰辉煌。

他突然发觉,这不就是当年他写的那两句吗。于是记忆像泄闸的洪水,那些被他堆到角落陈了灰的东西一股脑儿涌了出来,该想起来的、不该想起来的全都铺天盖地地淹没了他。

他又看了几眼那副同样是手写的春联,暗自感叹物是人非,一旁的金秘书见他不走也好奇地回看,没发现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就提醒他,李省长,咱们该走了。

李省长点了点头,该封存的记忆就又回到了原位。仕途崎岖,前行需万般谨慎,哪有心思顾及这些往事,他收拾好了心情大步向前,仿佛不曾有过这一瞬的五味杂陈。

那副好不容易被扒出的皱巴巴的春联又被塞了回去,连同年轻时躁动过的一颗心和那个化成了一捧白沙的人,下次被翻出又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了。

END
















你钱的唠叨:

先恭喜一下小赵同学不是完全单箭头,他李哥真的动过心,但动心也没办法又不可能真的跟他好。
所以从达康书记的角度来看,这段感情就是一棵不会开花的铁树,本就没有开始,又谈何结束。


过年捅刀是我不好,我检讨。【那你还发【x




对了,除了说明是同一背景的文,其他文都相当于平行时空,各个设定之间都有或大或小的不同。比如说已经被我切成一段一段准备分开写的〈差错〉,那个里的李哥不就接受了小赵同学还有了出发日本前的激情一夜(x)吗🙈

所以以后我如果写了和大学生小赵搅在一起(x)的他李哥,也请不要奇怪🙈




放假固然有作业,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我的显然属于后者🙈
〈阴魂不散〉等开学了慢慢更,让我先把这种可以一发完的都搞定(吐魂)



还有就是,看完留句话好不好,码得我手机都没电了🙈

评论(17)
热度(33)
© QERS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