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阿钱。
很有自觉的冷门选手。
 

【小赵李】阴魂不散番外 死刑犯的隐藏结局01

小赵同志一出场正文的第一部分就算结束了,打算每结束一个部分就放一个番外😄

正文比较倾向于达康书记视角吧,所以番外主要就是小赵出来蹦喽😘


查了一下国内死刑一般都两年后才执行,因为时间上有bug就给小赵改成死刑立刻执行了,委屈他一下🙏





番外一 死刑犯的隐藏结局01





01

被绑在注射床上的时候,赵瑞龙的内心异常地平静,他看了眼心率仪上规律波动着线条,还和戴着口罩看不到脸的执行人开了个玩笑:“哟,我这身体还蛮健康呢吧。”


对方瞥了他一眼,动作熟练地准备器材,显然是多年执行死刑的老手了。赵瑞龙这样死前还能笑出来的人不多,但也不是没有,毕竟是将死之人,再罪孽深重也都得到了报应,因此他对这些死刑犯都还随和,尽量让对方心情平静地离开这个世界。


执行人一边做着最终的设备检查,一边和他进行最后的聊天:“是啊,健康着呢。昨天晚上吃得怎么样?”

赵瑞龙咧着嘴笑了起来,双臂平张的姿势把要害暴露得太过明显,他有点不适应:“和我以前在外面吃的比的话那可差远了,但是相比看守所里的,还行吧。”

他看着执行人举起了针筒,虽然早就有了觉悟,声音还是不自觉地发哑:“……不过我好久都没喝可乐了,死前能再喝上,也算是了了我一个心愿。”


“人都见过了吗?”


“见了,”针头刺进皮肤,赵瑞龙抖了一下,他从小怕打针,没想到最后居然真的要死在针下,也是令人唏嘘,“……只是最想见的那个没来。其实不来也好,我早就没脸见他了,来见我这种都要死了的人干嘛呢,少影响他一点儿也算是他这个背后捅他刀的人渣弟弟做的最后一件有良心的事儿了吧。”


“你哥哥?”

“也不算……算了,没什么,没什么……”



赵瑞龙听到一声轻轻的按钮声,同时针头插入的地方传来凉凉的感觉,他知道这一刻终于还是来了,于是他闭上了眼。

药物起效的速度很快,先是思维越来越迟缓,接着他感到身体里运动的器官好像都慢慢停了下来。逐渐浑浊的意识中过去四十多年来发生的种种像幻灯片一样匆匆翻过,从很小时在老爷子怀里拽他头发开始,到昨晚含着焦糖色的碳酸汽水落了泪结束。


走马灯啊走马灯,让我再看看我李哥吧。

黑暗中赵瑞龙大声呼喊。



02

意识再一次聚集在一起时,正是黑夜,一轮圆月挂在天上,透过窗子大大方方地洒了半屋月光。



赵瑞龙:???



赵瑞龙有点懵,他不是死了吗,这是怎么回事儿?

难道落网只是一场噩梦,他现在还躲在三季酒店活得好好的?这么想着他赶紧左右环视了一圈。


装潢过于朴素,不是三季酒店。


他心里沉了沉,那是有人劫刑?不可能啊,他们家都翻船了,谁能来捞他啊。

最后他低头看了看。


哦。

他正飘在半空中。

03

合着我这是变成鬼了呀。赵瑞龙对着月亮看着自己半透明的手掌,有些无语。

虽然他三观不正,也没有什么坚定的信念,但姑且还是从小接受唯物主义教育的,从来都不信这些神呀鬼呀的玩意儿。


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他活着的仇家都那么多了,死了的也要惦记,那也太累了,他才懒得管。


但唯物主义还说要坚持一切以实践为准,使主观符合客观,切忌主观随意性,不要迷信权威。

用亲身经历作担保的赵瑞龙同志熟悉了一会儿这种灵体的运动方式,从容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反正死都死过了,还要三观干什么。

04

基本掌握了如何在不受力的情况下作出转身、前进、后退等基本动作,以及如何在空中上下浮动等高级动作之后,赵瑞龙发现了一件事。


他碰不到任何东西。


怎么发现的呢?他在黑咕隆咚的小屋子里待够了,想出门确认一下这到底是哪儿,然后下意识地伸手去拧门把。

他的手就这么穿过去了。

这视觉效果就很糟糕了,看起来就像是胳膊被门卡断了一样。赵瑞龙看着留在门这边的手腕,感觉有点恶心。

恶心归恶心,他还是向前飘着让整个身体从门里穿了过去。

05

门外面是走廊,同样没有开灯,可能是成了鬼的缘故,赵瑞龙在黑暗里依然能看清各处的细节。

赵瑞龙不太确定自己来没来过这儿,他觉得这房子的格局挺眼熟的,但他想不起来记忆里有这么个地方。

走廊的尽头有一间屋子还亮着灯,门虚掩着,他就飘了过去,穿门而入之前他想,难道接下来的日子都要这么穿来穿去的吗,那他还不如去投胎呢。



然后他没再接着想了,这个念头刚刚燃起了点星子就被永远掐死在了摇篮里。



李哥。

他僵在原地,半透明的身体一半在屋里一半在屋外,他盯着那个背对着他的身影,并不存在的心脏狂跳不止。

tbc.

评论(8)
热度(13)
© QERS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