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阿钱。
很有自觉的冷门选手。
 

【小赵李】阴魂不散11

*开坑的时候我也没想到小赵到了这会儿才能上线

*ooc属于我




11

小和尚法号常净,今年九岁,一双眼天生能识怪异,因此总是遇到些不干不净的东西,家里人怕他出事,两年前就把他送来了这善钟寺。老方丈看他根骨透着灵气,也十分宠爱他,总把他带在身边,这次出远门前却特意把他留在寺里看门,只说是命中注定有贵人相遇,再追问就闭着眼摇头,道一声天机不可泄露。

被自己留在寺里的常净小和尚本是很不乐意的,但方丈摸着他光溜溜的脑袋告诉他:“常净啊,大家都出门了,你不就自由了吗?”

他眼中一亮。





“施主,您刚刚进院时我就看到您头上盘旋着一缕阴气,我们这善钟寺所在之处是块宝地,寻常的孤魂野鬼不仅近不得身,村民们平日路遇了什么邪物,到寺里上柱香,身上的阴气也就散去了。”

常净学着平日里方丈的口吻,看着香炉扬了扬眉:“但您这都上了三炷香了,身上这股子气还未散去,可见这东西缠上您已经有些时日,而且……您上山途中它还跟着您呐。”

李达康也看了看香炉中升起袅袅青烟的三炷香,听着小和尚的话在心中叹息。他跟着对方来到亭台,小和尚示意他坐下,然后眨着圆溜溜的大眼睛问他:“您是想怎么处理呢?”

“……我也不知道,”李达康说了实话,他一周之前还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一周之后就坐在深山中的寺庙里和一个比他女儿还小了多的小和尚讨论这种话题,他自己都有点想笑,“小师傅你看呢?”

常净歪着脑袋想了想:“平常的孤魂野鬼超度就好,如果是害人的东西又不知悔改,自然就要麻烦一点。”

想了想赵瑞龙生前的德行,李达康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口:“麻烦点的话……是什么结果?”

“什么结果?”常净回看他,这个问题他刚来的时候也问过他师兄们,当时他三师兄撇了撇嘴,跟他说:






“《倩女幽魂》看过没?里面被姥姥打碎了魂魄的其他女鬼什么下场?当然是魂飞魄散啊。”






常净没看过《倩女幽魂》,那电影上映的时候他妈才刚出生没几年,但他知道魂飞魄散应该挺严重的。

至少他看着听他说完的李达康皱成一团的脸,意识到:

嗯,应该是挺严重的。




半晌,李达康闷闷开口:“……这个有可能是我认识的人……就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吗?”

“嗯……”常净有些头疼了,他只是想趁着大家都不在过回当家作主的瘾,怎么还遇见这么麻烦的事儿了呢,“说实话……我也不是很清楚……要不您等到下个月再来一趟?到时候师兄他们也该回来了……”

他挠了挠光秃秃的脑袋,心里挺不是滋味。他知道这善钟寺来一趟不方便,当初他家里人送他来的时候他都被那破路给颠吐了,还在老林子里走了两三个小时,走哭了他好几次才到了地方。对面这个看起来就疏于运动的伯伯肯定也吃了不少苦才到了他们这儿,结果还因为自己功夫不到家,什么事儿也没办成。

九岁的小屁孩没由来地升起一种强烈的责任感,他让李达康留在原地,自己跑走了,过了一会儿又跑了回来,把攥着的东西塞到李达康手里,一脸大义凛然:“是我修行不到家,没法替伯伯……替施主您做什么。您远道而来,总不能白跑一趟。虽然他们说一些东西看不见才是福,但我觉得能看见的话……好歹能有份防范。”

李达康稀里糊涂地听他说完,张开手掌一看,是个没贴标签的眼药水瓶子,正疑惑着,那边常净解释道:

“这是我和三师兄在山下村里那头老牛被运去屠宰场前偷偷接的,有时候我们……嗯……闹着玩的时候会抹在四师兄眼皮上吓他……总之,您在眼皮上涂上,就能看见那些东西了。”






什么玩意儿?

李达康感觉自己的脑子有点转不过来。







下午走的时候,常净小和尚执意要送李达康下山,也不听李达康推辞,他就擅自跟带路的村民说让对方先走几分钟,然后站在石桌旁边监督李达康在眼皮上涂上了牛眼泪,山门也不关,跟着李达康就走上了下山的路。

常净到底还是个小孩,又在山里住了快两年,一路蹦蹦跳跳地跑前跑后,看看这儿的树,闻闻那儿的花,全然没了先去装出的成熟样子。

李达康跟在他后面慢悠悠地走着,一层层落叶铺在山间小道上,踩上去就发出清脆的碎裂声,不知什么地方传来水声潺潺,偶尔有几声鸟鸣响起,倒是别有番意境。




他正想着等到退休之后住到山里好像也还不错,本来在前面跑出了好远的常净就低着头一路快走走回来了。

小和尚拉了拉他的袖子,示意他看前面,同时压低了声音问他:“是那一个吗?”




他一僵,抬眼看去,十几米外的老树下,隐隐约约地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忽暗忽明,明明不远却看不真切。

他差点就要喊出那人的名字,但常净及时攥紧了他的手,对他轻轻摇了摇头。

真的是赵瑞龙。

tbc.



自我检讨一下,灵异我不很了解,部分相关知识来自我看了五年重看无数遍都没看完(因为懒x)的《苗疆蛊事》🙏

其他的也有百度来的🙏

当然瞎诌的也不少(gun)🙏

评论(7)
热度(13)
© QERS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