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阿钱。
很有自觉的冷门选手。
 

【小赵李】阴魂不散10

*ooc属于我





10

锁上门,李达康打开了手机备忘录查看杏枝发给他的到善钟寺的路线。

善钟寺坐落在京州市衡武县的山里,十分偏僻又远离人烟,并不是个很出名的地方,连直达的公交车都没有,只能先乘巴士坐到衡武县车站,再转乡间公交到善钟村下车,然后找本地村民带他进山,这才能一睹善钟寺的尊容。这让李达康觉得这消息的可信度并不是很高。

但杏枝在电话那头用十分肯定的语气对他说:“哥,这事儿绝对可信!张姐说她家老伴儿的初中同学的表姐的发小前几年事事不顺,从亲戚那儿听说了善钟寺的本恒方丈神通广大,就去寺里寻法子,最后一分钱也没花,回来之后办啥啥成,可灵验了!”



听完杏枝的话李达康心里的鼓打得更响了,但是除此之外他还真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这病急了乱投医,灵不灵验什么的,也只能试试看了。


乡间的土路崎岖又颠簸,李达康这几年并不常下村县考察情况,一来京州市事务繁忙他分身无术,二来这几年他把重点主要放在了新区开发建设的工作上,此刻被坑坑洼洼的土路颠得头晕,就默默在心里记下了这一茬。

城市经济发展要紧,乡村基础设施建设更丢不得,人民的生活必须有保障社会才能向好发展。

这让他想到了多年前的金山县,那个穷得掉渣、又包含了他太多回忆的贫困县。后来他又去视察过几次,修好了路后当地居民的生活水平有了很大的提升,这着实让他感到欣慰,那种消磨不去的负罪感也终于减淡了一点。


李达康坐在公交的最后一排,并不宽敞的车上原本还有一两个乡民,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坐在靠近门的地方,没过一会儿也都下了车,只剩下他自己越颠越晕,不消多时就感到一阵麻感自脊背扩散至四肢,接着是溺水般的无力。

他居然在车上睡了去,还做了梦。梦里是无尽的黑暗,脸色发青的赵瑞龙穿着他那件玫红色的亮眼皮衣站在对面盯着他,眼神里掺杂了太多情感,李达康不太敢去细想那些到底是什么。

但那个赵瑞龙只是一个劲儿地盯着他看,在他被对方用眼神钻出个洞之前终于开口。


哥哥,别这样。





一阵猛烈的摇晃,李达康睁开眼,就看到一张土里土气的大脸摆在眼前,他晃了下神,记起这是乡间公交的司机。对方见他醒了,就收回了手,用一口方言对他说:“嘿,你上车的时候是不是问善钟村来着?到啦到啦,这路上这么颠怎么还睡着了呢,要不是我叫你,你就要过站啦。”

李达康慌忙起身道了谢,然后拎着从柜子里扒出来的不知道什么时候的单肩包下了车,开始了接下来的路程。



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中午,秋天接近尾声,但山里依然有些闷热,李达康平时不怎么运动,走了半天山路也是累得够呛,出的汗浸透了背部的衬衣,小风一刮就凉飕飕的。

“就那儿啦,你上去就到啦,”带路的村民指了指不远处的石阶,又反手指了指路边长着青苔的石桌石椅,“我就在那儿歇着,一会儿去我在这一块儿的小木屋里看看。中午太阳毒啊,咱就先别急着走啦,下午四点左右再来这儿找我吧。我看你也没带吃的,那寺里有斋饭,干脆你捐点香火钱,跟他们一起吃吧。”



别过村民,李达康登上了最后几台石阶,就看到一小片开出的空地和善钟寺并不大的山门,他从边门进去,一个八九岁的小和尚正杵着跟他一般高的扫帚在扫地上的落叶,见他进来也不慌,而是瞪着大眼睛看了他一会儿,才把扫帚靠着墙放好,慢悠悠地迎上来,双手合十一拜:“阿弥陀佛,这位施主面有贵相,此番前来,是有何事?”

李达康也学着他回了个礼:“小师傅,我有些事情想找本恒方丈。”

小和尚摇了摇头:“这几日国内有较大的宗教会议,方丈带着师兄们出去了,下月才回来,现在只有小僧在这里。”

这一下李达康难办了,跑了半天的路,结果要找的人居然不在,这不是白跑了一趟吗。想着他有些懊恼地叹了口气:“哎……那就算了,我改日再来吧。”




“且慢!”李达康转身要走,谁料想小和尚却突然出手拉住了他,稚嫩的嗓音被刻意压低,故作成熟中夹杂了几分藏不住的孩子气。




“这位施主,我见你印堂发黑,周身有淡淡的阴气,怕不是……”

“撞了邪?”

tbc.



小赵同学,没有老和尚,有小和尚,请问你还怕不怕🙈

评论(6)
热度(18)
© QERS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