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阿钱。
很有自觉的冷门选手。
 

【小赵李】阴魂不散09

*含部分沙➡️李

*ooc属于我





09

“那今天就先说到这儿吧。”

沙瑞金笑得温和,翻手看了眼手表:“这也快到吃午饭的点了,达康同志不如就在我们这儿吃吧,刚好我还想和你聊聊别的话题,咱们一起,你看好不好啊?”

李达康正绞尽心思思索着怎么才能委婉地提醒沙瑞金鞋带的事,没怎么仔细听对方说了什么,习惯性地附和:“好啊好啊。”

沙瑞金脸上和蔼的笑容加深了许多,他看着坐在对面沙发上跑神的李达康虽是点了头却没有动作,就率先站了起来,道:“那达康同志,咱们走吧?”






没来得及反应,李达康就瞅见一团相当有份量的黑影朝着自己砸了下来,他心中一惊已来不及闪躲,也顾不上尊重死者,在心里把罪魁祸首赵瑞龙从头到脚骂了个遍,同时视死如归地闭上了眼。


废话,就沙瑞金那一身恨不得爆衫的肌肉砸在他的小身板上,他这把老骨头就是不死也掉半条命啊。


还好沙瑞金到底是常年健身的人,关键时刻反应迅速、眼疾手快,眼看就要脸朝下摔个那啥啃那啥,胳膊一伸擦着李达康耳朵两边就撑在了对面的沙发背上,整个人以一种扭曲的姿势僵在半空。

“……达康同志,能扶我一把吗?”沙瑞金艰难地维持着这个动作,看着向后死死贴着沙发背闭紧双眼一脸苍白的李达康,不合时宜地想笑。

预想中的泰山压顶没有袭来,此刻闻言李达康才睁开眼看了看现下的状况,见沙瑞金脚抵着对面的沙发腿撑在自己上面,赶紧伸手支着他把人扶起来。沙瑞金站直了身子,低头就看到左右脚被系在一起的鞋带,心中诧异,脸色也变得有些古怪:“这怎么回事啊?”

李达康闭着嘴没接话,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事儿的来龙去脉他也说不清楚,就算说出来也百分之两百会遭到质疑,说不定还会被嘲笑一番,索性就跟沙瑞金一起皱着眉头看向那团系成好几个死结的鞋带。


这几天都平安无事,他还以为赵瑞龙要么是学乖了,要么是干脆“走”了,之前计划的寺庙之行也就从行程中被撤了下去,现在居然把其他人也牵扯进来了,那这一趟就非去不可了。


两个人站在一起对着鞋带干瞪眼,最后还是沙瑞金打破沉默先开了口。他挨着沙发坐下把鞋带重新系好,然后起身拍了拍李达康僵直的背,说,这事儿奇怪,但饭还是要吃的,达康同志,走吧,你可不能说好了不算话啊。

李达康都被沙瑞金的风轻云淡惊呆了。




李达康心里一团乱麻,下午的工作效率也打了折扣,小金秘书又一次被叫进办公室询问行程时终于没忍住担心了起来,他家书记这是要提早老年痴呆了吗?

“书记,您这光下午都问了我三次了。”

李达康愣了愣,挥挥手把小金打发出去,坐在椅子上捏了捏皱得酸痛的眉心,半晌对着空荡荡的办公室发问:


“赵瑞龙,你到底想干嘛?”





没有一点儿反应。

赵瑞龙好像又一次消失了,但今天上午的事摆明了他就在这儿没走,他就徘徊在李达康周围,却又不愿意现身。李达康对着安静的空气抿着唇,心里好像压着块大石头。



末了他叹了口气说,赵瑞龙,我们到底有什么仇,让你这么恨我。





这天晚上李达康又一次失眠,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到了两点,熟悉的窒息感也没有如期到来。黑暗中他睁着眼想着赵瑞龙这个人,想他熟悉的那个中学生,想他陌生的那个大老板,想那些恍若隔世的欢声笑语,想那些仿佛昨日的暗箭明枪。

漫无边际的回忆中困意终于一点点袭来,意识消散前他想:这次又会梦到什么时候的赵瑞龙呢?






结果他久违地一觉睡到了自然醒,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等了几分钟,七点的闹钟才如约响起。

连梦都不曾有。

tbc.



all李传糖的动图差点画吐我,34张图啊,还不带王李和小赵李的单独版😭

光沙李部分就占了近10张,画得想揍沙书记x😭

评论(6)
热度(16)
© QERS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