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阿钱。
很有自觉的冷门选手。
 

【小赵李】阴魂不散08

*ooc属于我





08

李达康是个实干家,他做出这番举动的本意是把赵瑞龙叫出来,他们两个有愁解愁、有怨解怨,把事情挑个明白,然后赵瑞龙也到他该去的地方去,别天天缠着他,有事儿没事儿来那么一下,他倒是不怕,就是被别人看到就不太好了。

他想,赵瑞龙还算是听他几句话的,如果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只要不违反纪律,别太过分,他也能帮个忙,让人走个踏实。


结果出乎李达康的意料,自从那片吊兰叶子掉在地上之后,一直暗中作乱的赵瑞龙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这已经到了周四,愣是再没出现一次灵异现象,搞得李达康都觉得之前的那些都是幻觉,只有那盆被他干脆搬到小金桌子上的吊兰草,伸着被不明力量掐断的半截叶子,提醒他这一切都是真的。




难道我这叫他一声就把他吓跑啦?李达康有点郁闷,这赵瑞龙生前无法无天的,怎么死了反倒变得胆小了呢。




连着两天风平浪静,李达康干脆就在周四晚上回了阔别已久的市委宿舍一号楼。掏出钥匙打开门,杏枝罢工回了家,此刻客厅里黑咕隆咚的,一点人气儿都没有,站在门口都能感觉到一股阴冷的气息,加上身后小风吹着,李达康没忍住打了个寒颤。

晚饭已经在食堂吃过了,李达康本来还想去书房继续工作,结果一推开门就看到了还躺在地上的玻璃残渣,以及已经固在地板上的浅棕色茶渍。等把书房收拾回原样,把规划图上的按钉都摆回原来的位置,再看表都十点多了。

想了想明天上午还要去省委那边找沙瑞金报告工作,李达康洗漱了一下就回了卧室,给杏枝发微信说他回家了,然后躺在熟悉的床上静静等待几天来逐渐习惯了的沉重感以及随之而来的梦境。




不断沉浮的黑暗中一双暖和和的胳膊从身后缠在李达康的腰上,脑后传来均匀的呼吸声,温热的气流打在他耳后,弄得他耳朵痒痒的。淅淅沥沥的雨声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他闻到有青草混着泥土的湿漉漉的气息。



又是这样。



从周二开始就一直是这场梦,夜雨中的金山仿佛时间都停止了,自称是来做社会调研的赵瑞龙睡不惯贫困县咯咯吱吱的硬床,厚着脸皮挤到他床上,非要说什么和他李哥一起才能睡着,他拿这小少爷没办法,就由了他去。

睡了没多久,一双胳膊就从背后环了过来,李达康睡得浅,一下就醒了。他知道赵瑞龙睡觉不老实,爱手脚并用地把被子抱在怀里,这会儿没把沉甸甸的大腿也压上来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感受了一下被胳膊压着并没有想象中的难受,他也就又睡了过去,第二天起床后才觉得腰酸,还因此数落了这臭小子半天。




怎么最近总是梦到赵瑞龙呢……




梦中躺在床上的李达康也渐渐睡了过去。






这个小混蛋!



第二天上午坐在沙瑞金办公室里听沙书记对他刚刚结束的工作汇报做评语的李达康如是想。

这时沙瑞金左右脚上的鞋带正自己系在一起。



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

李达康瞪眼。




“嗯?达康书记,你眼睛怎么了?”

“啊,没、没事儿,可能有点进沙子了……沙书记您继续,您继续……”

tbc.




极度ooc⬇️


小赵:就是你毁我家庭、害我性命、抢我李哥!(x)

李哥:明明就是你自己作的,人沙书记办正事儿,别都推到人家头上……等等我怎么就是你的了,多大脸呀???(x)





明天回家继续画上周开的all李传糖大坑,好不容易大休,肝一肝(⁎⁍̴̛ᴗ⁍̴̛⁎)

评论(6)
热度(16)
© QERS_ | Powered by LOFTER